番外
作者:言叶之的马甲一号 更新:2019-10-14

papap

美术高考

大过年的时候正好是穆晨美术高考的时候,幸好本市有设考点,穆晨不用再另外去外地考试。

不过就是如此还是累坏的穆晨,每天都得背着重重的画板和颜料去考试,穆越乾想送也没办法送穆晨到考场,只能送到学校。

不过幸好穆晨考得学校没两间,就考了两天就回家了。

等着过完年开学准备文化课了。

过年的时候,穆越乾依旧带着穆晨回到穆家过年,这已经是穆晨在穆家过得第六个年了,穆老爷子依旧不喜欢穆晨,可是无可奈何,只好眼不见心不烦。

穆晨到的时候,穆越嵩兄妹还有悦悦和穆越裘都到了,虽然家长不和,但是不妨碍几个小孩之间的关系,认识的时间越长,几人的关系越来越熟络。

悦悦看到穆晨高兴的冲了过来,一把抱住穆晨,“好久不见!”

穆语妍走到穆越乾身边,笑了笑,“哥。”

穆晨揉了揉穆语妍的头,“谈恋爱的吗?”边说着,穆越乾边不动声色把穆晨从悦悦怀里拉出来,“穆晨都饿了快去吃饭吧。”

穆语妍低下头,羞涩一笑,摇摇头,“还没有。”

穆越乾笑笑,“谈恋爱可要跟哥哥说。”

穆语妍点点头。

一旁的悦悦捏了捏穆晨的脸,“快去吃吧!”

穆晨点点头,被穆越领着去了饭厅,大垛一顿,吃得肚子都圆了起来。穆越乾宠溺的笑笑,把穆晨嘴角的饭粒拿了下来。

吃饱之后,穆晨又回到客厅,悦悦和穆越珊她们已经搭好牌桌,四人打起麻将起来,穆越裘见穆越乾走了过来,立马就站了起来,“哥,你来玩吧,我都输了好多了。”

穆越乾笑笑,让穆晨坐了上去,他站在穆晨的身后。

穆晨现在也会打麻将了,不过来牌技不精,实在一般,逢打必输。

一圈下来,穆晨输得惨惨的,穆晨输得烦了,一把退了麻将,“不玩了!”

穆越乾揉揉穆晨的头,抱起穆晨,让穆晨坐在他腿上,“你看我打吧。”

穆晨靠在穆越乾的怀里,穆越珊她们都看的习惯了,虽然觉得穆越乾和穆晨关系亲密的过分,不过看久了就觉得两人就是这样的,亲密无间已成自然。

穆越乾牌技好,不到一圈就把穆晨输得赢了回来,穆晨顿时就高兴了,抱住穆越乾的脸,重重的亲了一下!

“咳咳!”

这时,众人的身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回来了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穆晨回过头,看着穆老爷子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祖爷爷。”

穆老爷子露出一个颇为尴尬的笑容,不看穆晨,看着众人,“一回来就打麻将像什么话!”

穆越珊和悦悦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膀,对着穆老爷子说道:‘’爷爷。”

穆越裘和穆越嵩也是乖乖的对着穆老爷子说道:“爷爷。”

穆老爷子点点头,冲着穆越乾挥挥手,“你跟我来一趟。”

穆越乾点点头,把穆晨放了下来,捏了捏穆晨的脸,“你在这里玩一会,我等会就下来。”

穆晨乖乖的点头。

穆越乾跟着穆老爷子上楼,进书房,关门。

穆老爷子背对着穆越乾,看着墙壁上的一副国画,说道:“最近公司里的事怎么样?”

穆越乾恭恭敬敬的站在穆老爷子身后,点点头,“这个季度比上个季度的纯利润多了百分之三。”

穆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咳嗽了一声,“咳咳,那个,下次让穆晨被再叫我祖爷爷了,听着奇怪。”明明就是他孙子的媳妇,叫他祖爷爷是怎么回事!

穆越乾诧异了一会,立马就反应过来,嘴角带着笑意,“是。”

穆老爷子依旧看着画,不回头,“还有,在宅子里别太过了!你也不是小孩子家家的,动不动就亲像什么话!”

穆老爷子算是同意了两人,此刻穆越乾的心情很好,穆老爷子说什么自然都答应了,“是。”

这次,穆老爷子总算满意了,挥挥手,让穆越乾下去了。

第二天年夜饭

穆老爷子早早准备好红包,一个一个的封给自家的孙儿,送到穆晨的时候,穆晨甜甜的说了句,“谢谢爷爷。”

其他人听到的时候,顿时瞪大眼睛,十分吃惊,不过在穆越乾的眼神的示意下,众人都乖乖闭嘴饿了。

而穆老爷子则面不改色的点点头,塞给穆晨一个明显比其他人厚的红包,“嗯,乖。”他的孙媳妇红包自然不能少。

穆晨结果红包,一脸高兴的回头看向穆越乾,“穆越乾,大红包!”

穆越乾笑笑,揉了揉穆晨的头,“嗯。”

穆老爷子咳了一声,穆越乾心领神会,把握着穆晨的手放到桌子底下。

收完红包,众人开始吃年夜饭,穆晨依旧不用动筷,穆越乾不停地帮着穆晨的夹菜,剔鱼刺,去壳。

大过年的,穆老爷子心情不错,喝了些酒,还敬了穆晨一杯酒。

穆越乾拍了拍穆晨把酒杯塞到穆晨手里,穆晨乖乖的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一口闷了,穆越乾刚想阻止却来不及了。

穆老爷子倒是很高兴,“好,好!”

话音刚落,穆晨脸就迅速红了起来,吐出舌头,小脸皱成一团,对着穆越乾说道:“好辣!”刚说完,穆晨又一脸迷茫的看着穆越乾,“穆越乾你怎么变成三个?啊不对!四个!”

穆越乾无奈了,穆晨的酒量实在太差了。

不过幸好这个时候也吃的差不多了,于是,穆越乾抱起醉的迷迷糊糊的穆晨,“我先带穆晨回屋。”

回到屋里,穆越乾对着醉的不省人事的穆晨深深的叹了口气。

“穆越乾,好热。”边说着,穆晨边解开衣服,露出白皙的肌肤。

穆越乾深深的吸了口气,替穆晨吧衣服扣好,“别脱,待会着凉了。”

穆晨摇头,抱住穆越乾,醉醺醺的说道:“你别动!”

穆越乾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几乎忘记了呼吸,下身几乎要爆炸。

宝贝,我该拿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