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动手在即" title="第八十五章 动手在即
作者:微凉雪 更新:2019-10-14

凌霄宫。嫣妃坐在上位,脸色沉静地看着贤妃,只听她笑着对嫣妃道:“嫣妃妹妹如今东西都备齐了,眼看这皇后已近临盆之日,是不是该动手了?莫非你还想再拖下去?”嫣妃冷冷一笑道:“这宫里之人我何曾在意过?既然你认为是时候了,那便动手吧。只是那串银铃你先交出来。”

贤妃摆摆手,笑道:“不是我不信妹妹,实在是这事关重大,岂能先交还呢。待妹妹做完此事,我自然会把那串银铃连同那个人一起交给妹妹处置,还请妹妹快快动手吧。”

嫣妃早料到她不会给,也不愿与她再纠缠,便转身回了内殿去,贤妃也起身跟着她进了内殿去了。

凤翎宫。皇后轻轻抚着高高隆起的小腹,指尖已经能感觉到那腹中的小生命在轻轻踢打着自己,她不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快到临盆了,自己即将见到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不知为何她一想起临盆在即便会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为了生产之时不出岔子,她早早便让韩家安排了几个可信的稳婆进来,又将宫中贴身服侍的都换成了亲信之人,思量了许多遍,未发现不妥之处,这才稍稍放心。

前次莲嫔之事,自己太急于灭口,没想到莲嫔居然被林朝生救了回来,未死,而下药的嫌疑也很快追查到了灵芝身上,又被发现溺死在了玉泉湖边,这让她很是担心了一番,只怕元弘会想到自己头上,只是过了好几日也不见龙翔宫有何异常之处,元弘仍时不时过来瞧瞧,要自己安心养胎,宫中之事自有沁贵嫔处置。皇后想到这,却冷笑了一下,沈惜蕊如今反倒不似从前那般不知事了,竟然对这六宫之事也处置地不错,更是敢与自己暗斗了,不过她即使再聪明也是斗不过,因为她太容易心软,妇人之仁,所以是成不了大事的。

柳儿领着两个宫人抬着物什进到殿内,却笑道:“娘娘你瞧,这是内务府那边刚送来的珐琅大花瓶子,奴婢见外头的桃花开得正好,便剪了几枝来插上,您看这放在殿中可好?”皇后向那只掐丝珐琅缠枝大花瓶瞧去,见那上边的桃花正是盛放之时,朵朵含芳吐蕊,很是娇艳。她点点头,正想说好之时,一股剧痛席卷上来,自她的四肢百骸一起冲向头顶,她忍不住尖叫一声,自上位扑跌下来,侧身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龙翔宫。元弘正看着杜衡送来的密折,上边写着已经悄悄将与韩家交好的几位京畿大营守将以外派之名送去西南边陲和东南瀛台水师中任闲职,更是另外安排一队精壮人马充当侍卫戍守在内宫几个紧要入口,韩家也已经被京城守备军严密看管,只要元弘下令,便会将韩家团团围住。

元弘脸上泛出一丝笑意,如此一来便有七分把握可以将韩道一家兵不血刃地拿下,只是还需提防他在韩府之中养的那批死士,在这内宫里他也未必不曾留下后手,还需再想法子让他自己束手就擒。

尹全快步进来躬身道:“皇上,凤翎宫来人禀报,皇后娘娘不知何故昏倒过去,如今已是出红不止,怕是要提前生产了。”元弘大惊,皇后竟然要提前生产!那动手之事只怕也要提前了,他顿时面色一沉,心思转动起来,不过一会他便有了定计,沉声道:“你速差人去知会邓达先,只需说一句‘时候正好’便可,他便知晓了。还有速让人封锁皇后要生产的消息,不可让宫外知晓,将凤翎宫锁上,非朕亲许不得入内。”尹全答应着躬身退下。

元弘出了殿门乘玉辇行去,却不是向凤翎宫,却是向着怡春宫去,去接上了惜蕊这才向凤翎宫行去。

凤翎宫里早就乱成了一团,皇后昏迷不醒,方才跌下之时却动了胎气,如今提早了小半月见红破水了,可她自己毫无知觉,如何能生的出来。林朝生带着几名太医也是一脸凝重为难之色,试过用针灸之法,却并无任何效用,皇后依旧是闭目不醒,这倒急坏了众人。

元弘带着惜蕊进到正殿,林朝生慌忙出了内殿,快步向前跪下请安,元弘问道:“她如今怎么样了?”林朝生摇头道:“居然如同前次陆嫔主子与三皇子一般的情形,脉相无异,却忽然昏迷不醒,如今又是破水见红了,皇后娘娘若再不醒转,只怕是……凶多吉少!”元弘面色不变,却只问道:“那她腹中的孩子可能保住?”林朝生却道:“若是娘娘不能自己醒来用力生产,只怕龙裔也……”

元弘眉头紧锁,皇后的生死他可以不在意,可是她腹中的孩子仍是自己的骨血,皇族的血脉,他不得不担忧。惜蕊见他如此神色,便轻声道:“不如让嫔妾进去瞧瞧?”元弘见她一脸平和之色,便点点头,让她进去了。

惜蕊行到内殿,只见皇后躺在大床上,盖着锦被,面色如常,只有眉间轻轻抽动着,似乎是有什么不适,却又不醒来。惜蕊上前看着她,却是满心复杂,床上的这个女子是自己进宫以来最最要好的,曾以姐妹相称之人,她们曾一同选秀,一起晋位,从什么都不动的小主一步步走到今日,可也是这个人她设下毒计,让她失去了腹中的皇儿,更险些丢了性命。一个笑语如花的姐姐,一个阴狠毒辣的皇后这两个究竟哪一个才是她?

惜蕊默默坐在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皇后,终于叹了口气起身向殿外行去,如今皇后已是自身难保,危在旦夕,惜蕊已不想再去计较那些过往,只想能保他们母子二人。

正殿上,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地跪在元弘面前,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皇后的情形也越发危急,众人都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怕皇后会出红过多,会带着腹中的龙裔一同去了。

林朝生面色犹豫,似乎有何话不敢说,只是自己低头为难。良久,他终于上前奏道:“臣有一法倒可以让娘娘自行使力生产,只是若用了此法,娘娘怕是……怕是会产后无法止血,会大见红,所以臣不敢妄用,请皇上降罪。”

元弘面色一惊,沉吟了一会,道:“如今情势紧急,只能先抱住皇嗣,再设法救皇后了,不能让两个都去了,你去做吧,朕不会降罪于你。”林朝生大吃一惊,忙躬身应了,转身去了内殿。惜蕊满面惊愕地看着元弘,只见他神色虽有挣扎,但仍是坚持沉着,心中暗暗一叹,知晓此时只能先抱住皇嗣,再言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