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帝炼邪(2)
作者:悠梦依然 更新:2019-10-14

  帝炼邪记得,记忆中陌好像曾经在他的背后对他大喊道:“哥,你会后悔的!”

  后悔吗?他帝炼邪做的事会后悔吗?

  那次去看沉睡好久却依然还没有醒过来的晨儿时,才刚刚从地宫里出来,他就看见陌正站在地宫外来回烦躁的走着,好似正犹豫不定着什么。

  帝炼邪没有想到,陌他竟然回来劝自已放弃。

  放弃?他还可以放弃吗?

  晨儿他,已经接受了上古的试炼,就再也没有可以中途退缩的机会了。

  上古记载下来的试炼,岂是可以轻易放弃的儿戏!陌他根本就不知道,即使那一刻自已想要停止,也依然没有办法了。

  所以,虽然对于陌在背后对自已喊道的那句“哥,你会后悔的!”感觉到心里有一瞬间的紧缩,帝炼邪也依然毫不停留,没有丝毫停顿的选择离开。虽然转身离开的背影看起来依然高大巍峨,然而谁知道那一刻帝炼邪其实是在落荒而逃呢。

  落荒而逃?呵呵,他帝炼邪有一天竟然也会用到落荒而逃这个词,真是难以想象的讽刺啊!

  他帝炼邪做的事什么时候后悔过?就算是最后的结果是失败,帝炼邪也依然保持着高傲和尊严。然而在面对晨儿这件事的时候,帝炼邪第一次感觉到茫然和纠结了。

  帝炼邪扪心自问,他有后悔吗?后悔那样对待那个曾经全身心依恋着自已的孩子?

  记得在晨儿刚失踪的那段时间,隐长老曾经来找过自已,在看着那个时候自已的样子后,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离开时却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族长,你陷入魔障了。”

  想必,从那个时候开始,隐长老就开始对自已失望了吧?而这些帝炼邪却是突然的不再想要去理会,当时的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是在寻找着那个孩子。

  然而,当那个孩子最后真的被找回来后,帝炼邪却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那个孩子,他的身上好似缺少了什么?帝炼邪感觉到心里突然涌入一阵莫名的浮躁和怒火,却是不知道该向谁发泄。

  他到底,想要在寻找的是什么?

  成为东陵国的国师,率领帝炼一族归附于东陵国,这其实是帝炼邪早就想好的打算。

  不管族里那个老人是否愿意结束隐世,是否想要归附于他国,帝炼邪的决定从来都不是别人可以左右的。

  可是当他看着留在地宫里的那个死寂的孩子的时候,帝炼邪却觉得心里好像缺少了什么,再也没有以往的激情和雄心壮志了。

  他的野心,他的抱负,他想要率领帝炼一族走向辉煌的愿望,在望着那个孩子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眸时,却突然觉得一切都可以不在乎了。

  可是那个孩子,他却再也恢复不到以前的纯净和生气勃勃了。

  这些,都是他自已亲手造成的结果啊?

  他,该后悔吗?

  帝炼邪从来没有想到,在将晨儿留在帝炼族,留在地宫差不多都快十多年后,第一次派族人把他带到东陵国的京城,之后竟然会发现那样令他意料不到的事。

  晨儿他,竟然失去了自已的控制,而且再次变得鲜活了起来?然而那个令晨儿好似失控了般的少年,却是西岚国岚帝的九皇子殿下西岚冷熏。

  那个绝美妖冶的少年,在他第一眼从宴会上看见他的时候,心里就不由莫名的震撼和说不出的异样。

  不是因为他那绝代风华魅惑苍生般的绝世之姿,也不是因为他之所以会受到岚帝陛下长久不衰的宠爱的谜样,而仅仅只是因为他给自已的感觉。

  他,不知为何,帝炼邪从那个绝美少年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而那个浑身都散发着高华绝艳气质的少年即使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也依然会吸引全部人的注意力。

  不过最让帝炼邪感觉到失神的却是,那个静静站在宴会中央的少年的身影却是如此的熟悉,就好像某个曾经跟在自已的身后,一跟就是十年的孩子。

  那个自已慢慢看着长大的孩子。

  他的身影,好似与记忆中的某个清秀的少年重叠在了一起,让帝炼邪不由分不清那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他就是那个岚帝陛下最为宠爱的九皇子殿下的话,帝炼邪也许还会真的觉得那个少年说不定就是某个曾经被自已早已封印到记忆角落中不敢打开的绝望和揪痛。

  而记忆中的那个少年纤细的身影,也因为沾染了炼狱血池中妖艳的鲜红而慢慢的变得模糊不清,最终什么都不剩下。

  要不是因为那头如九天银河般妖冶美丽的银发,那双梦幻般诡异却引人沉沦的紫眸灼伤了他的眼,焚烧着他的心,也许帝炼邪从来都不会怀疑那个绝美的皇子殿下会与他心里的那个永远都忘记不了的阴影有着怎样的纠缠。

  那个美得如神祗般不可以接近的少年,却是太像现在模样只有八九岁的孩子了,那个至今令他仍然不敢直视的妖异娃娃。

  尤其是当那个孩子好似清醒了过来,然而却只愿意接近那个西岚的绝美皇子,其他的人只要一旦接近他的身边,就会引起那个孩子暴戾的敌意。

  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那个孩子即使是被自已控制着的时候,也依然会有时候不听话。

  可西岚国的西叶罗学园和东陵国的郁秋澜学园比赛的时候,那个绝美的少年只不过是寥寥的一句话,他的晨儿就完全的脱离了自已的控制。

  这让帝炼邪怎么可能不震惊异常。

  西岚国虽然是与东陵国遥遥相望,然而两国之间的距离却是说不出的遥远,晨儿他,又怎么会如此的喜欢那个西岚国的皇子殿下?

  仅仅是因为彼此之间那相似的容貌吗?

  虽然帝炼邪不得不说,他在邀请那个绝美皇子去国师府做客的时候的确是有所目的的,然而帝炼邪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绝美风华的少年竟然会是晨儿,是那个曾经深深依恋着自已的晨儿。

  要不是因为陌的突然到来,要不是因为那天随着陌一起来的还有那个曾经一直把晨儿当做是自已的亲孙子般疼爱的隐长老,要不是他那天匆匆的打发了陌,心里惦记着后院中那个独自呆立着的西岚皇子,他也许就不会知道这个震惊得令他几乎站立不住的事实。

  原来,晨儿他一直都没有在自已的身边吗?

  也许自已真的如隐长老所说的那般陷入了魔障,在知道那个绝美妖艳的少年的身份后,帝炼邪就感觉到自已心里有一部分突然完全的疯狂了,变得不顾一切,想要喧嚣这么多年来沉积在心里的冲动和欲望。

  所以,他想到那个一直粘着晨儿的孩子,那躯本就是属于晨儿的身体。

  既然那是晨儿的身体,那么自已是不是就可以再次的把晨儿的灵魂给召唤回来?

  如今晨儿是西岚的皇子,是岚帝最为宠爱的孩子,他是断断没有机会有着如此身份的晨儿给留在自已的身边的。

  可一旦是那个曾经一直作为傀儡的孩子呢,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吧。

  毕竟,那本来就是自已的弟弟,是帝炼族的族人。

  相信,到时候即使是岚帝那个危险的男人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可以带走晨儿。何况,一旦晨儿的灵魂被召唤回来,他就绝对不会再让晨儿去见岚帝,甚至是任何人。至少,在西岚国一行人离开之前,晨儿就必须一直呆在地宫里。

  本来帝炼邪计划很是详密,然而唯一错误估计的却是岚帝那个男人的实力。

  他,的确是小觑那个帝王的实力了。

  岚帝,那个男人他真的只是一个人类吗?

  为何他会有那样强大得睥睨一切的力量?也许自已以前真的是井底之蛙,太过于盲目自大,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强悍力量。

  比如说,传说中消失已久的神族和魔族,甚至是没有听说过的鬼族?

  魔帝,神皇,这种传说中的人物真的存在吗?而且就那样突然的出现了在他的眼前?更甚者,他还看到了当初那个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女人,那个晨儿的母亲。

  那个女人,她不应该早就死了吗?

  当初帝炼邪去那个村子接晨儿的时候,那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女人还是他亲手送去的黄泉,是他亲眼确定了那个女人的死亡后才回到的村子,去见那个当时还只是六岁的孩子。

  而现在,那个女人就那样突然的出现了?

  然而无论是那个女人的身份,还是突然出现的魔帝竟然会是他曾经杀死的父亲,这些他们给自已那无比的惊讶和震撼,都比不上在亲眼看见晨儿和岚帝他们之间那好似别人永远都插不进去般的亲昵和缠绵让帝炼邪感觉到资的那难以忍受的绝望和悲痛。

  晨儿他,难道真的已经永远失去了那个曾经深深依恋着自已的孩子吗?他真的再也找不回那个记忆中的纤细少年了吗?

  这,是不是自已永远都难以挽回的后悔?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