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与你相逢(老妖怪房东和刑的故事
作者:云后笔端 更新:2019-10-14

    雨水无情地冲刷着这个世界。

  一个撑着伞的青年站在门口,他对面敞开的木门里,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狰狞地纠结在一起他们灰白无神的眼睛里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憎恶和诅咒。他们身边躺着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两个婴儿光着身子在冰冷的空气中悲惨地嚎哭。

  突然,男性的尸体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痉挛了一下,原本灰白无神的眼睛渐渐回复了一些神采。他看向青年——即使一张嘴就有大量的血从嘴里涌出来,他还是努力张着嘴,发出一些沉闷的声音……

  青年手里的红色油纸伞轻轻抬起了一点,露出了他那黝黑的眼睛和头发。

  嘴巴微微地张开……

  “云麒……云麒……你……一定会……受到……”

  青年微微笑了,他的声音十分轻柔,眼神也充满了温柔的情感:“会受到什么?”

  轰隆一声——闪电的白光在少年炸开……

  “诅咒吗?”

  绑着青年头发的头绳啪地一声断开了,及腰的长发顺风抖开,黑亮的发丝迅速变得银白。青年把鲜红的纸伞太高了一点,有一道闪电的白光炸开,映亮了他已经变得鲜红的双眼。

  青年微笑着说:“诅咒……我已经接到了。”

  男人睁大大了眼睛瞪着青年,嘴张了又张,终于痉挛了几下不动了。

  青年眯起眼睛,眼睛里闪烁着冷酷的光。他轻声说:“晚安,父亲大人。”

  一阵嘈杂之后,青年的族人涌进花园,把门口和少年团团围住。

  “老……老爷……夫人……”

  “当家的……”

  “二少爷,是谁……是谁把老爷和夫人……”

  青年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厚厚的云层已经有一小块露出了夜空,闪亮的星星就像一颗颗缝在黑丝绒上的宝石。

  “正好,雨也停了。”

  青年把伞放了下来。众多抽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青年转过身来,微笑道:“怎么?不向我下跪吗?”

  众人慌忙地下跪,老管家木老头离青年最近,他偷偷抬起头,看见青年微笑的表情上,是一双丝毫没有温度、冷酷、残暴的双眼。青年鲜红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动了一下,视线落在木老头身上,木老头呼吸一滞,一口气闷在胸口,翻了个白眼,哆嗦着又把头低下去了。

  青年收了伞,一边向园子外面走一边说:“去把屋里收拾一下。”

  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啊对了……还有红梅阁。地上的那些是我大哥,把他也收拾一下……”他身后族人默默地收拾着他留下的不堪入目的残局。

  青年走出园子,他银色的长发在月光下烁烁发光——端木家的新主人,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冬夜,诞生了。

  三十年后——

  端木云麒随便披了一件白色的袍子斜躺在榻上,一只手端了一杆翡翠咬嘴儿的烟袋,一手闲闲地翻看了榻前摆放的文件。

  “……云香又逃了?已经抓回来了?”

  “大当家的……”

  “云麟呢?”

  “云麟少爷……云麟少爷在……在……”

  “在?”

  “……在西堂屋摔……摔东西……”

  “呵呵……真是个可爱的孩子。随他去摔吧!”

  “大……大当家的——云香小姐上吊啦——”

  端木云麒无奈地从榻上坐了起来,有个丫鬟立刻过来帮他穿上鞋子。

  “真是个任性的孩子。”

  直到端木云麒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此时的管家——木老头的大儿子颤巍巍地从地上抬起头,眼睛里全是惊恐,喃喃自语道:“都已经过了三十年了,二少爷的面容竟然一点也没变……果然是怪……”

  怪……最后那一个字,他怎么也说不出来。

  端木云麒一路走到东边的厢房,厢房的门大开着,地上一片狼藉。端木云香靠着床柱憔悴地呆坐在床上,地下连个丫鬟抱在一起哭。

  端木云麒迈进屋子,摆摆手让所有的丫鬟都退出房间。

  “云香……”

  端木云麒坐到她床边的一个凳子上,弓着身子,用手肘撑着膝盖,似笑非笑地说:“云香,你怎么又逃了。”

  端木云香两只眼无神地盯着床顶的绣花。

  “……哥。”

  “嗯?”

  “这就是我的命吗?”

  “你的命?”

  “被关在这个令人作呕的大房子里,不停地生自己亲生弟弟的孩子,这就是我的命吗?”

  他的嘴角翘了起来:“是啊,这就是你的命运。”

  端木云香笑了起来,从小小的微笑一直到歇斯底里的大笑,终于端木云香不笑了她趴在锦缎的被面上,闷闷地说:“这个小孩和上一个一样……就算我吃再猛烈的打胎药……就算我用自己的肚子撞柱子,他还是留在我肚子里……恶心……好恶心……”

  “云香。”

  端木云香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他,平凡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你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是吗?想逃离这里?想过新的生活?”

  端木云香缓缓地点点头。

  “那你逃吧,逃得远远地吧。我给你个机会,让你逃,但是,你不要再让我抓到你。否则……你就只能一辈子在这里生孩子生到烂掉了。”

  端木云香全身颤抖着。

  “害怕?还是担心?你的大儿子等你逃走之后我就送给别人去养,你根本不用担心。”

  端木云香掀开被子,平整的腹部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正在孕育这一个小生命。她光着脚走到门口。

  “担心?担心他……?!笑死我了……你越来越会讲笑话了。‘二哥’。”

  端木云麒眯起眼睛:“要我替你向四弟道别吗?”

  “用不着。”

  “还是打个招呼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儿子的爸爸啊。”

  端木云香慢慢转过头来。

  端木云麒笑道:

  “慢走,三妹。”

  -完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