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被留下的人
作者:某狐 更新:2019-10-14

    亚瑟德拉克洛瓦坐在冰冷的皇位之上,凝视着黑暗中悬挂在墙上的画像。?

  月光被窗台均匀切割,为画中的人物镀上了一层银色的辉茫。神色平静的灰袍法师站在龙的背上,银灰的眸中倒映着前进的方向。银龙的瞳孔如水银流淌,透露着全然放松的信赖。?

  它不是法瑞恩,然而它却又是法瑞恩。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又怎么样呢?死亡把他们割离,死亡又把他们连接起来,经历了这些,还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他们的旅程还很长,很长。?

  万籁俱寂,空间里听得到尘埃落地的窃窃私语与轻微的呼吸。年轻的国王沉溺在无声地追忆之中。那些死灵法师教他的事被再次连根拔起,一一摆放在最醒目的位置。比如说,别畏惧痛苦。比如说,听从自己的心。比如说,自由。?

  但是镶满名贵宝石的皇冠沉重地架在额头,提醒他,责任。?

  霜之哀伤依然伴随身边,然而它的意义已经由厮杀守护转换成了地位与权力。人生总是这样的扑朔迷离,也许相守到老,也许各奔东西。但是被留下的人如果不能抛弃一切地逃离,那么就必须承担起责任。?

  骑士生涯被画上了叹息的句点,新国王的一页已经被揭开。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还能以不同的身份相见。?

  亚瑟缓缓地将目光从画像上收回来,投向门厅角落微微波动的垂帘。?

  “是谁?”?

  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如果不是月光执着的缘故,他那一身黑袍揉入沉沉夜色会安谧地如同没有存在。?

  借着朦朦月光,亚瑟看清了对方的脸庞。这令他有一瞬间的惊愕。?

  “想不到你还会回来。科斯特已经带走了龙,霜之哀伤你无法碰触,这里还有值得你觊觎的东西么?”?

  雅戈的手指百无聊赖地卷玩着自己的发梢,眼角眉梢依然是一副懒洋洋的姿态:“我知道。因为我也找不到他。那家伙太认真了,所以很无聊,非常无聊。”?

  “那你又回来做什么?”?

  “等,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经过这个国家。”黑暗妖咒师颜色诡异的紫瞳倒映着年轻国王的身影,似笑非笑睨着对方。奢靡的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蛊惑,因此接下来的一句话在国王的耳畔擦身而过,被月光冲刷成惨淡的朦胧。?

  “我想知道人类的意义。”?

  一瞬间,亚瑟怀疑他听错了什么。但是对方依然以人畜无害的姿态盈盈笑着,向他做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我们再来打一个赌,赌你能在这个皇位上坚持多久。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做任何伤害你国家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国王警惕地端坐在皇位上,嘴唇紧抿:“如果我拒绝呢?”?

  “那我就不能保证会不会做什么了。你知道,如果一个人太无聊,总是希望找点儿事情做做。”?

  这根本是赤裸裸的威胁。但是对于一位邪恶的黑暗妖咒师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怀柔了。?

  国王皱起了眉头:“赌注是什么?”?

  “如果你输了,就带着你的霜之哀伤离开这里。在新的旅程中,你将成为一名真正的死亡骑士,聆听我的驱使。”?

  “如果我赢了呢?”?

  “我将不再踏足你的领土,永远不能伤害你的国民。这个条件不错吧?”?

  年轻的国王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索性坦然地靠在坚硬而宽大的皇位上。他无从选择,但是幸好死灵法师曾经用行动教会他,别畏惧痛苦,永远不能却步。?

  “好。”他平静地说,“什么时候真正开始呢?”?

  许多许多年后,事情是怎样被牵扯而起的,已经无人想起。?

  古老歌谣的第一句总是波澜不兴地从游吟诗人的嘴唇吐露,没有多少人注意倾听。背景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酒馆,火炉上的木块在噼里啪啦地燃烧,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游吟诗人们缓慢地开始讲述。?

  他们说,一切结束的时候,那将是另一个传说的起源。?

  其实从头到尾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陷入了长眠。?

    也许,我们相守到老。?

  也许,我们各奔东西。?

  只是如此而已。?

  -全文完-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