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当机立断
作者:宋震宇 更新:2019-10-14

这人就是房当破了,中原话倒是说得不错。赵匡胤和罗维钧如此想着,安坐下来不一声,静听隔壁动静。只听得沈洪樵的声音传入耳中:“房当将军,先请坐下来喝杯茶,我们再慢慢商议此事如何?”

“嗯,那好,我先喝茶。慢慢喝着,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答复,我就坐在这里喝下去,不走了!”房当破很无赖地答道。

赵匡胤和罗维钧正在对房当破口中所谓的答复好奇,到底这人提出了什么要求要沈洪樵答复,就听得沈洪樵慢吞吞说道:“其实房当将军的提议也不是不行。”

“哦,那么沈门主是答应了?”房当破欣然问道。

“房当将军能看上本门的弟子,那是老朽和我们二郎门的荣幸。但是要让我们整个二郎门全都投入将军麾下,却是有些为难。你看本门也有老幼妇孺,也有薄产生意,总不能都丢开不管吧?”沈洪樵的语气非常诚恳,但这话倒像是拒绝的意思。

“啪”一声,像是有人将茶盏往茶几上重重一放,然后就听得房当破大声道:“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说一句话就是了。”

沈洪樵似乎仍是不急不忙慢吞吞道:“老朽的意思是,要让本门以一个门派的名义全部加入方当将军麾下那是不行的,但是本门门下弟子若是以自己个人的名义投靠房当将军的话,老朽绝不阻拦。”

“你这老头胡弄人是吧?我们将军看上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插话,但是话未说完就嘎然而止,像是被人阻止了。隔壁几人猜测这人定是那房当破的手下,大概是房当破阻止他再说下去。

但是这话虽未说完,却也令听到的众人明白他的意思了,房当破看重的是二郎门在麟州的影响力,若是整个二郎门投入他麾下的话,对他的声望和实力提到都有巨大帮助。若只是招入几个二郎门的门人,就算将二郎门的弟子全部招入麾下,虽然实力增强一样,但是那声势却要大打折扣了。

堂上一阵沉默,大概这房当破是在思考此事。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就听得房当破朗声道:“好,沈门主,就依你。你门中弟子任我挑选,如何?”

沈洪樵道:“还望方当将军给老朽留下几个亲传弟子……”

“行了行了,我知道,不会全给你拉走的,既然沈门主给我面子,我总要留几个人侍候你。”房当破不耐烦的截断了沈洪樵的话头,“这样,你那一对儿女三个徒弟这五个亲传弟子中,我只挑两个。其他的入门弟子可就任由我挑选了。”

“不知道房当将军看中了我哪两个弟子?”沈洪樵问道。

“就你那儿子沈甫剑和你的二徒弟任楚映。就这样了,把你门中弟子都召集起来吧,我好挑人。噢,女的就不要召集了,我们只要汉子。”房当破直接就指了两人,似乎早有计议,不必多想。

沈洪樵讶然道:“方当将军今日就要挑人?”

“废话,当然是今天挑了,难道还等明天?快去召集吧。”房当破催道。

“那本门弟子还有一些不在麟州,一时半会只怕……”

沈洪樵还没说完又被房当破一句话打断:“不在的以后在了再说。”

赵匡胤暗想着房当破倒是个急性子,只是他这番挑人,不知道能挑到多少。若是二郎门将门中精锐藏起来,只摆出一些不入流的弟子任他挑选,这房当破能挑到几人?但是想到二郎门在麟州的势力,赵匡胤顿时明白了房当破的如意算盘,不管能挑到多少人,这些人加入他手下,就等于向其他人宣告二郎门已经跟他房当破联系在一起了。若是以后有事,二郎门也必然会因为大量弟子尤其是门主儿子在他手......

下而倾向于他,这样一来,不但增强了自己的实力,更等于是多了实力不弱的一个盟友。

尤其是麟州境内,不知道有多少人学了二郎门的一招半式武功,大部分人对这个门派都有一点认同感。这种认同感如果能被房当破好好利用起来,那产生的效果将是巨大的。这个恐怕才是房当破最看重的吧。相对来说,能从二郎门挑多少人,其中又能有多少好手,倒是无足轻重了。

正在赵匡胤暗自推敲这房当破的心思之时,耳朵却一直没有闲着,静听周围声音,察觉这房当破已经随着二郎门几人走出正堂,却不往前走,而是一个转身沿着走廊向这间偏厢房外面走来。

“嘎”一声,偏厢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然推开,一个看上去四十上下,身材粗壮,身着异族服饰的汉子向里扫了一眼,看到沈洪樵口中“珍儿”、“铃儿”那两个女子时眼睛停顿了一下,微微点头,显然是认得的,继而目光就停在看到门被推开就霍然站起来的罗维钧身上。

这人就是房当破!刚才只闻其声,现在见到这人,赵匡胤和罗维钧不用判断就知道。他们虽然没有在那边看着,但是耳朵一直都没有闲着,从房当破开口说话,两人的听觉就锁定了这人的位置,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两人的耳朵。他如果跨出正堂,如何转身走出十一步停下,如何举手推开这偏厢房的门,都清清楚楚的映在两人的灵觉中,赵罗二人自然知道这人就是刚才在正堂跟沈洪樵商议之人。

“哈哈……我说怎么在堂上就总觉得这边有人,原来是两位小姐在这。这两个小伙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不会是沈门主藏起来的得意弟子,怕被我挑走就故意让他们躲起来吧?”房当破看着罗维钧和赵匡胤二人,眼睛一亮,又转头向后面的沈洪樵问道。

“这两位小兄弟是今天前来拜会我们二郎门的江湖朋友,不是老朽门人。”沈洪樵解释道。

房当破看看里面两人,又看看沈洪樵,似乎不信他的话,怀疑道:“哦,既是江湖朋友,那么这两个小伙是哪里来的?”

众人都知赵匡胤二人是龙门帮人,为收复麟州之事而来,这实话怎么能对这党项人说?沈洪樵只得推说是自己在中原朋友的后辈。房当破越看越是怀疑,笑道:“沈门主,你这话说得吞吞吐吐不痛不快的,定然不是实话。哈哈,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么好的弟子,不怪你!这两人我要了,不必多说。”

这方当破倒是非常霸道,什么事都是他自己一言而决,丝毫不留给别人商量的机会。

罗维钧和赵匡胤对视一眼,均感好机会。只要混入房当破阵营,以后不管要刺杀对方将领还是要挑拨离间挑起内斗,都是方便许多。但是这样对方一句话自己两人就很干脆地答应只会惹人怀疑,罗维钧故意用带着中原洛阳一带的口音道:“我兄弟二人实是中原洛阳人,我们师父与沈师叔交情深厚,我们这次路经麟州,顺路前来拜访沈师叔。多谢将军对我等兄弟的看重,但我们实难为房当将军效力,还请将军收回成命。”

房当破眼睛一瞪,佯怒道:“鬼扯!你二人当真不是二郎门的人?你们师父是谁?能教出这样的徒弟,想必有些名头,说来我听听。”

罗维钧故意向沈洪樵瞥了一眼,又斜眼向赵匡胤使了个眼色,赵匡胤心领神会,微微点头。这番刻意举动落在房当破眼里,自然是觉得这两人心中有鬼,不肯说实话,房当破顿时决定不管这罗维钧接下来说什么就是不信,只听得罗维钧道:“我们兄弟二人的师父正是洛阳钟勉。”

“钟勉?这名字......

我听说过,是谁来着?”房当破疑惑地问道。旁边有一个中原服饰打扮的人在他耳边低声嘀咕几句,房当破立刻向罗维钧和赵匡胤两人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看两人衣着光鲜,更是不信,转身向沈洪樵笑道:“沈门主,你这两个弟子武功不错,脑子却不灵光啊,连骗人都不会。钟勉弟子怎么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哈哈……这两人叫什么名字?我要定了!”

“周福、林寿。”沈洪樵指着两人报上两个假名,“他们实不是老朽门中弟子。”

房当破哈哈一笑道:“不管这两人是不是你门中弟子,总之我是要定了!走,跟我去挑人!”

他在正堂时察觉隔壁有人就心生怀疑,因此推门进来。看到赵匡胤和罗维钧两人时顿时觉这两个年轻人很不一般,不论是举止气度都有一股高手风范。这房当破身为党项族房当氏有数的高手,自身实力也是极强的,甚至还在这二郎门的门主沈洪樵之上,他对武功高手的感应也强于在场的其他人,已经隐约觉这两个年轻人的武功实力很强,甚至连自己也有些没有把握敢说定能胜过这两个年轻人。

虽然对二郎门有这么高明的弟子也有些怀疑,但心中先入为主,以为是沈洪樵舍不得将最好的弟子交给自己。别人越是否认,他心中就越是认定了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份。

当然房当破心中也不是毫无疑虑,但是爱才之心压过了其他念头。这样的年轻人,就算不为自己所用也不能放任他们被别人召去。不管他们身份如何,先弄到自己手下再说。房当破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只要在麟州城内,就算着两个年轻人有什么不妥,也无法在自己眼下反起什么风浪。若真有不妥,凭着自己的实力和数千手下,要收拾两个年轻人也是易如反掌。因此现在先不管这两人是否确实是二郎门弟子,就算不是,也要将错就错收到手下。宁可收错,不可错过,这就是房当破的想法。

赵匡胤和罗维钧又是互相对视一下,一脸无奈的表情,其实心中却是在欢呼。刚进麟州第一天还没想到如何去行事,就已经看到了机会,看来这次运气不错,或许此番麟州之行将会很顺利。

正当两人暗自欣喜之时,却又一个声音从沈洪樵身后响起:“方当将军,这两人是龙门帮人!”

说话者就是沈洪樵的二徒弟任楚映。这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惊,虽然二郎门众人都已知道赵匡胤两人是来自龙门帮,但都想在房当破面前为他们两人掩饰一下。谁也没想到任楚映竟然当场向房当破点破两人身份。二郎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任楚映身上,不知他如此做是何用意。而房当破却目现精光,盯向赵匡胤和罗维钧两人。

赵匡胤对房当破的武功深浅也有所感应,知道这人绝非自己和罗维钧两人任何一人之敌,所在乎的只是他的身份。此时房当破只带几人前来二郎门,对自己毫无威胁,虽然身份被挑破,两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危险,只是觉得混入对方阵营进行挑拨的机会失去了,有些遗憾而已。

不过这或许又是另一个机会。赵匡胤看向罗维钧,却见罗维钧也是向自己点点头,两人似乎心意相通,都已经想到了这点。

房当破一边暗自戒备,后退两步,一边转向沈洪樵问道:“沈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沈洪樵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逼视自己的二徒弟任楚映。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

任楚映双膝一屈,跪倒在地,向沈洪樵道:“师父,这两位兄弟前来麟州目的不明,弟子怕他们投入方当将军麾下,万一有变会牵连到本门啊。”

沈洪樵向自......

己徒弟冷哼一声,又向房当破道:“方当将军,老朽不是一直都在说这两个少年不是本门弟子,而是从中原前来的江湖朋友么?”

房当破想起这沈洪樵确实没有刻意欺骗自己,不过也是故意为两人的身份掩饰,正要开口,忽然一阵凌厉的杀意从前方袭来,只觉得浑身一寒。

“锵”一声,眼前赤光眩目。

罗维钧已经反手从背上拨出赤鸿刀,大喝一声:“房当破,接我三刀不死,就容你离去!”

话音刚落,赤鸿刀已经划破两人之间的空间,向房当破当面劈开。刀锋锁定房当破,令他觉得避无可避,心中骇然。

而旁边的二郎门人只觉得被赤鸿刀上的杀气逼得喘不过气来,心惊胆战下连连退开两丈外才勉强可以抵御这种压力。

在此同时,罗维钧身侧的赵匡胤也一步窜出,一闪间已经跨过几丈距离,两手握拳向房当破身后的异族人击出。这些是房当破的护卫和心腹,今日不能放一个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