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死而复生?痴心妄想
作者:木子里 更新:2019-10-14

人有魂魄,蕴于体内,死后魂魄自行离开肉体,却会在死者身旁停留七日之久。

第七日子时魂魄就会在天地法则牵引下消失,去了地府轮回转世。

所以一般情况下,死了人黑白无常是不会出现的,除非遇到特殊情况,比如现在吴狄面对的。

魂魄状态的他,顺着玉的指引来到南郊的一栋民宅前。这民宅门头上挂着的白布和四周未烧尽的黄纸及到处都是的鞭炮纸屑,显示这家里不久前有人离世。

头七已过,魂魄却未如期归地府,真是有意思。吴狄嘀咕一声,就向内宅飘去。

这屋子里的主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内里装修极其奢华,但到处贴着的符纸,让整个屋内看着有些怪异。

吴狄小心的凑近一张符纸前看起来,上面用朱砂画成的突然虽然他不认识,但从这符纸中仍然感觉到一丝丝诡异的禁制之力。

这整个屋子内贴着的符纸似乎暗含某种阵法,以至于吴狄感觉这里就像一个牢笼,却隔绝了屋内和屋外两个世界。

到现在为止,吴狄都还没看到一个活人,忽然耳朵一动,隐约听见二楼传来响声,似乎是有人在争吵。

吴狄仔细盯着符纸看了一会儿,似乎要将那突然记下来,随即便循着声音飘到二楼。

二楼的一间屋子中,吴狄诧异的看着这三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道士,和一具躺在床上的尸体。那尸体之上贴满了符纸,那图案和外面的符纸突然极为相似。

中年男人指着床上的尸体质问那道士:“都这么久了,为何菲儿还没有活过来?”

那道士脸色惶急,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口中喃喃道:“不应该,这魂魄已经归位,怎么就没醒来。”

说完手中法决掐动,口中念着晦涩的咒语,在咒语声中,尸体上的符纸无风自动,并发出明黄之光。

吴狄此刻睁大眼睛,他分明看见那尸体中有一魂魄挣扎在其中。随着符纸发光,那魂魄被一股无形力量压在尸体中,使得其无法挣脱。

但那魂魄挣扎的甚是厉害,始终无法完全融入尸体中。

靠,这道士施展的什么邪法,竟是要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强行留在躯体中。

听那中年人的意思,还想通过此法让人死而复生,简直是痴心妄想。

吴狄这下子有些明白一楼那满屋子符纸是怎么回事了,定是一种符阵,蕴含禁制之力,不仅禁锢了这魂魄,更让阴差无法察觉。

要不是自己正好这个时候来此,怕是等那魂魄被彻底压入尸体中,可就真的再也无法发现其踪迹了。

吴狄不再犹豫,手掌一扬,一条漆黑的铁链飞出,一下子就透过尸体将其中的魂魄锁住。

这是黑白无常教他的锁魂链,虽然无法和黑白无常两人的相比,但足以对付这些魂魄了。

他握着锁魂链一断的手一抖,另一端拉着魂魄从尸体中飞起来,只见顷刻间,那尸体上的符纸明黄之光大放,下一刻燃烧起来。

符纸一烧,便失去了镇压的效力,那魂魄被锁魂链彻底束缚住。

“什么,怎么回事”道士大惊失色,显然面前这一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刚才还好好的,眼看魂魄被一点点压进肉体中,下一刻符纸被破,魂魄彻底离开肉体。

这岂不是说自己之前的工夫都白费了,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看着飘在空中的魂魄,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着,突然脸显恐惧之色,紧张地盯着四周看。

“谁,是谁在这里捣乱,竟敢坏我做法,还不赶快出来。”那道士似乎发现了吴狄的存在。

吴狄当然没有主动献身的打算,自是希望赶紧将这魂魄带回地府。他拉着魂魄,身形一动就飘向外面。

“道士,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中年人一脸焦急之色,他自然瞧出道士的不妥,但毕竟只是肉眼凡胎,看不见魂魄,自然不清楚状况。

那道士则一脸阴晴不定,但很快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手中快速的掐起法决,口中又念起咒语。

恍惚间,自房间中刮起一阵阴风,追着吴狄而去。

楼下,吴狄正带着那魂魄就要离开这间屋子,忽然感觉背后阴风阵阵,紧接着便看到屋内所有的符纸晃动起来。

吴狄先是一惊,随即便想到了什么,赶紧往屋外跑。

嗤嗤嗤嗤,忽然间所有的符纸明黄之光大放,照的吴狄忍不住闭上眼睛。

等他睁开眼睛时,四周已经是横竖交错的光线,像一张网一样,封住了出路。

吴狄略一思索,手掌一扬,一道道火撞向前方,呲呲,那道火碰到光线很快暗灭,引得吴狄眉头一皱。

这一幕正好被追出来的道人看见,他呵斥道:“既然已经被我困住了,来人还是现身一见吧。”

吴狄虽然有办法从这网中硬闯出去,但总要付出一些代价,若是能和平解决此事,还是不要动武为好。

下一刻,吴狄的魂魄身形就在网中显现出来。那道士一见吴狄的魂魄状态,又看到那黝黑的铁链,一脸震惊之色,指着吴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一会儿,那道士喘着粗气,有些不确信问道:“来人可是地府阴差?”

吴狄心中一怔,这才想起自己的装扮和黑无常一般,倒是让这道士误以为自己是货真价实的阴差。‘

这样最好,吴狄自是乐得被他误会,说不定能省不少麻烦。

“知道还问,你这道士师从何门,哪儿学来的邪法,竟敢扰乱阴阳秩序。”吴狄一脸不善,斥责起来。

只见那道士立马用袖子擦起额头上的汗水,一脸惶恐道:“阴差大人务怒,也是这位善人爱女心切,这才希望我帮助他让女儿起死复生。”

吴狄看了一眼早已经处于呆傻状态的中年男子,这才发现他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忽然,他想起来在哪里看到这家伙了,却是江城乃至全国有名的慈善家。

据说身家几百亿,却热衷于慈善事业,帮过不少人,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在媒体上,算的上是一位慈善家。